如果我們對工程建設的全流程都劃定了清晰的權力邊界,審批做到背對背,即使有些“碩鼠”想鑽空子也難;如果我們對工程招投標的全過程予以公開,不間斷進行檢查,暗箱操作還能這麼容易嗎?如果我們引入社會監督,“碩鼠”分肥還能那麼容易做到“滴水不漏”嗎?
  據《中國青年報》3月31日報道,3月20日,一起受賄、串通投標案在湖南省長沙縣人民法院開庭審理。檢方指控,湖南高速公路投資集團下屬企業負責人王茂文等人利用職權,將工程招標、投標、資格預審、評審、公示等環節掌控在自己手裡,環環相扣獲利數百萬元。
  與此前落馬的交通行業某些高官獲利動輒上千萬元的數額相比,王茂文案涉及金額不算多,但該案卻有著說明書般的指示效果,讓公眾對於高速公路建設領域的眾多齷齪勾當看得格外清晰。即便是一小塊“蛋糕”,也有精緻的盤算和利益瓜分,從這起高速公路串通投標案中,我們能夠看到公路“碩鼠”分肥的“精緻”設計和操作。
  該案從一定程度勾勒出了公路“碩鼠”分肥的全過程,其環環相扣、設計詳盡、全程把控的種種細節,讓人嘆為觀止。
  一是計劃周密,比如,根據可控制原則劃分標段,選擇“可靠”的投標者,確定中意的中標人,圈定洗錢的單位;二是充分利用程序,做到形式合法,比如,根據招標流程,為所有環節安排“圈內人”,保證信息暢通;三是關鍵崗位嚴格把控,比如,由王茂文任工程總監,把控各個環節和流程;四是上下其手,肥水不流外人田,比如,所有程序到位後,搞定主管領導。五是暗箱操作,堅決排外,凡是不一心的人全部排除出流程之外,嚴防內幕泄露——這一切猶如一部間諜大片。
  客觀而論,這起公路“碩鼠”分肥案披露出來的種種情節,在其他工程腐敗案件中或多或少都有所體現,它從多個側面暴露出一些地方在工程建設方面存在的管理漏洞。結合近年來我國查處的各類建設領域的腐敗案件,不難發現,建設領域的腐敗多發,與權力濫用和監督虛無有著直接關聯。也就是說,權力濫用導致了“碩鼠”分肥,監督乏力放任了權力濫用,暗箱操作給權力濫用提供了可能。
  “絕對的權力產生絕對的腐敗”。這起公路“碩鼠”分肥案讓我們對此有了更清晰的認知,也讓我們更深入體認到防範權力濫用,不能滿足於制度制定出來即萬事大吉,而應該切切實實強化權力監督,強化流程管理。
  試想,如果我們對工程建設的全流程都劃定了清晰的權力邊界,審批做到背對背,即使有些“碩鼠”想鑽空子也難;如果我們對工程招投標的全過程予以公開,不間斷進行檢查,暗箱操作還能這麼容易嗎?如果我們引入社會監督,“碩鼠”分肥還能那麼容易做到“滴水不漏”嗎?
  從某省先後三任交通廳長前“腐”後繼被查處,從不久前媒體報道三峽集團在巡視中暴露出工程建設領域存在問題,都說明公路、工程建設中“碩鼠”分肥問題的嚴重性。
  因此,我們不該將這起公路“碩鼠”案當成“影視大片”圍觀,而應對其反映出的溝溝壑壑進行認真反思和總結,從多個方面堵塞漏洞,防範腐敗。否則,今天公路建設中挖出一批“碩鼠”,明天不知什麼領域會再冒出其他“碩鼠”來。
  (原標題:【社評】從公路“碩鼠”分肥看權力濫用的溝溝壑壑)
創作者介紹

印度傢俱

uq76uqrzh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